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我想做……

做一个跑调歌手
做长跑运动后酸痛的肌肉
做一个环游世界的流浪汉
做夏日里的羽绒服促销员
做解不开的耳机线

做一棵铁树
做一个17岁的失足少女
做霸王龙会织毛衣的前爪
做夏日里掉在地上的冰淇淋
做一只被孙悟空打回原形的妖精

做一颗苦涩的杏仁
做一块洗掉的纹身
做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做会飞的塑料袋

做让你没赶上火车的那一分钟
做你不愿醒的梦境
做你最想忘却的神经元

做一条已读不回的消息
做一句像“总是要经历过那些难堪的事,才知道人间的聚散是全然不能放在心上。”的歌词
做一个爱我的你

做一个心痛的酒鬼
做一个爱哭的胆小鬼
做让你呕吐的最后一瓶酒
做一把沙漠里的骨灰

做一个目中无人的文盲
做死海里的微糖
做到精尽人亡
做阉割后不思春...

2018-07-11 1 5

拒绝孤独开屏

学校的公园里养了一只孔雀,一只会开屏的雄孔雀。趴在栏杆上的游客都嚷嚷着“开一个!”。有个小男孩奶声奶气地说 “把他翅膀掰开好了!”但他就是不解风情,始终像只鸡一样地低头找食吃。

听说孔雀的叫声可以让他开屏,我们找了视频播放。孔雀像被召唤了一样,抬起高昂的头颅,在湖边小跑着闻声追来,寻觅不得,便以更凌厉的叫声回复。

闻者孤独,我猜想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同类的叫声了,这里有天鹅,番鸭。但他们没办法沟通。

一只孔雀或者一只小猫小狗真的会孤独吗?疑惑的难度就像我们理解别人的孤独一样,会吧,所见即所思,你不在身边的时光就是一种孤独。
2017.1.1

2018-01-18 6

想起那些孤独的日子

孤独盘旋在我的头顶
手机屏幕上有它寂寞的倒影
信息流动得越快
嘴里的甘蔗渣就越多
我从睁眼嚼到闭眼
如果我不小心狂吐不止
快乐就会骨瘦如柴
即便我不睡去
永夜依旧降临

2017.11.6

2017-11-21 5

初中学过细菌的繁殖曲线:细菌进入新环境,迟缓生长;突然地,细菌会进入几何指数增长,对外界环境作用敏感;繁殖过多后毒性产物使其死亡数增多,进入稳定期;最后,死菌多过活菌数,进入衰亡期。

不开心发酵大抵如此吧,它在心的边缘开始爬上青苔。只可惜,衰亡的过程是一种陪葬。

2017-11-11 3

天気が遅れて秋になる

2017-11-10 1 3

人间烟火

乐购超市五折,让我觉得不得不进去看一看,比双十一的吸引力还大。一走进去全是大爷大妈,我看着他们挑选水果、蔬菜、牛奶、大米、桶油……我出神地看着他们,有位奶奶慌忙冲过来问我,几点了?应该是一家子指着她下厨。

我想和他们一样精确到品牌成份和每克价格,买五六种杂粮,七八种蔬菜,炖土豆牛肉,不羡慕诗和远方。


打小就一直在迁徙,觉得家人在哪,哪儿就是家。后来,凡事倚仗自己,更像是四海为家。就是从来没觉得哪里特别熟悉,也未曾觉得哪里分外陌生。

我拎着塑料袋出了超市,觉得这个场景,寻常得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城市里,和上海乐购超市没有太大关联。
2017.11.5

2017-11-07 2 5

有点丧的十月


1、人活着到底有多累呢,就是我如厕都要崩着括约肌,压着水花防止溅了一屁股。但活着到底有多随意呢,就是我终日无所事事,也不会被拉去枪毙。


2、一个人生活是很好,可以裸睡、裸体看小电影,不修边幅,可以公放自己喜欢的音乐,可以任由一边呆着不说话,可以在房间里堆满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真的很无聊啊。


3、大家都好厉害哦,优秀的、比拼的。我可不可以不优秀而又不被指责,想公畜无害地悄悄过好自己的生活,偷着傻乐那种。


4、会在一些时间节点设定一些目标:开学我就坚持去健身房增肥练肌肉,每天去图书馆,开店创业,挣他一个……

好了,现在床是我们科研路上的最大绊脚石,我还是怎么吃都胖不起来,生活也消...

2017-10-15 11

看起来亲密的关系可能有着遥远的灵魂。

2017-09-21 11 13

时间变着花样抽打人类,我们还沉浸在农历年的正月里,还想着去年的心事,阴历的17年已经是二月天。

更多的诗人选择南下赚钱,他们不再写诗。写诗和赚钱本来就是两回事,我也要南下赚钱,诗还想好好写,只是写不出来好诗罢了。

16年有人看完我写的文章说,“会写文章的人经历都是坎坷的。”那其实只是篇清爽的游记,何处此言呢。或许,衣食无忧的人穿着最褴褛的感知内衣,而艰苦让人时常忘却身上皇帝的新衣。

爱人跟我说“你就不能乐观开心一点嘛”不能的,爱是一种疼痛。

有时候你觉得自己捕捉到一些有意思的想法,后来它们没有被准确还原下来。这种感觉就像一场无端的晨勃,并没有痕迹。

我喜欢尝试新的发型发色,尝鲜各种餐馆,穿衣风格也不能一...

2017-02-06 5 2

你会和谁从窗台的冰花聊到小时候的糗事

2017-01-29 2 4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