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在乌兰察布市出差赶上一场大雪,今年的冬天我很难过,赶上几场小雪内心却没有一丝欢腾,仿佛让老天爷空欢喜一场,羞愧难当。工作间隙拍了几张雪地里的孩童,怎么都拍不够,他们的欢笑就像一片片雪花,堆满操场,也堆满我没有积雪的冬天。

评论
热度(5)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