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谁残害了朋友圈的秀恩爱狂魔


不知从何时开始朋友圈“秀”的状态越来越少,秀恩爱的奏折更是千载难逢,差点以为朕入了丐帮。


不禁发问到底谁挖走了我朋友圈的秀恩爱狂魔,亦或是有多少人把我放到爸妈分组里了,你告诉我我绝对不打死你!


最早接触扣扣空间的90后也成了最彻底抛弃空间,全身心疯狂投入微信朋友圈的主力军。然而随着年纪的增大,微信开始两级分化。一方面有你怎么刷都刷不完的老面孔,他们往往年纪稍大经济不错单身居多,算是黄金圣斗士,有股潇洒走天下的气场;另一方面则是常年没有动态的彩色头像,他们像电话簿一样稳健,往往成家立业,娶妻或者相夫教子,过上“与世无争”的日子。


是的,在这两个极端空间里并不存在中间带。那么朋友圈剩下了什么呢,抛开无处不在的微商卖力求生信息不谈,更多的是转发链接。尤其上了年纪的花式喜欢养生小链接。他们的朋友圈一点进去全是横线,你找不到一丝他活在人间的气息,除了深信他爱健康。


转发成了一种省心省力“表达”的方式,甚至不用思考,不用被指责装逼,不用修图。现在发条朋友圈多累啊,拍100张精修10张最后发一张是标配。装逼更累啊喂,累到连朕都需要放大后面的虚化背景:恩,不错,这小姑娘又买了一个新“孤骑”。大家装逼辛苦到不点赞夸一下朕都于心不忍。


于是乎,懒人越来越多,一打开朋友圈堪比新闻客户端。大家看不下去了,跑出来呼吁。“赶走链接,还我朋友圈自拍”的横幅已经在先锋诗人王二那里看到。今天我刷了几百次没看到一条秀恩爱状态,只一条“我真心挺喜欢大家秀恩爱的,好失望,都没有人秀”我绝望地写下了这篇反思。


那么到底是谁!?(所以上面都还没进入正文)偷走了我朋友圈妙趣横生百花争艳撕到逼飞奶炸的图文(我唯一的阅读乐趣)?!


我们首先来看万年不发状态的人到底在干嘛(因为不服气觉得世界上应该除了发朋友圈没有其他乐趣了啊):老板A是我的直属上司,朋友圈是典型的唯公司公众号链接其他再无,春节回来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冷场的冰块因为他反问我“一瞌啊,年初那个灯会玩得怎么样啊”而融化(变得更冷),因为我着实被吓到。他就是传说中视奸的一员。类似地,回家妈告诉我一个远房跟她聊天,知道我XXX,我才想起那是一个从来没有任何动态,因为帮着哥相亲才加的长者,忘记分组了。视奸是他们的骑士本质。


所以你看微信真的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即便长久不联系,我也想知道你最近过得怎样,聊起天来不至于只能说说我们见着面的时光。


网易云音乐从昨天的搜素框里就提示“祝天下所有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上了热搜,我黑人问号脸,从来没听过这首歌也不想听。


情侣真的多么幸福,单身真的不如一条狗吗?!别再睁眼说瞎话了好吗。身边多得是因为爱情被伤得体无完肤的少男少女,也多得是为了给女朋友买个像样的礼物吃泡面的好青年,他不会发这口红是我省吃俭用买的,作为男人不是来演苦情戏的。也多得是为爱走钢索,承受家人反对毅然决然跟现任在一起的小女生。总之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只有嘿嘿嘿,你为了嘿嘿嘿,你要做的,要坚持的,要妥协的事情可比床上要长得多得多。


再来看看所谓的单身狗。我的鸡啊,一个个美若天仙,英气逼人,没十个八个对象的我都不信了。你看她们淡妆浓抹,生活精致,出入高级场所,在夜店里嗨成鸵鸟,有最多的点赞,有最多的局,最骚断腿的朋友,你让他们放弃现在的生活去老实待在家里奶孩子,他们大概宁可浸猪笼。


说白了:单身或者两个人更多的是自我的选择,你选择做现在的自己,不是机缘巧合阿公阿婆逼迫你,如果你是被选择或者服从别人的安排,那我只能说你和大多数人一样懒。

 

所以这里要说的其实是这个时代早已没有真正的人生赢家,不是成家立业,儿女成群,不是诗和远方独揽怀抱,也不是与世无争归隐山林。这里没有真正的赢家,只有”朋友圈“之别。你和志趣相投的人结交,你们在网上形成圈子,亦或是在私下有自己的圈中圈,满意的状态来源于自己的生活圈,你不满意不喜欢自己的生活圈子,那你可能需要一些努力,需要一些舍弃。如果你自己都喜欢的不要不要的,那么真的谁也不要当欠砍的拉他去另外一个圈子。


一个简单的小栗子:我的大老板很爱在我面前谈论品评各地美食,他确实去过很多地方出入过很多高级餐厅,我也跟他一起出过差,但当我扶着醉醺醺的他,看着觥筹交错金碧辉煌的餐厅里的宴席,听着牛逼漫天的会谈时,我内心只想着赶快离开这里,这都是些什么鬼啊,难吃又尬聊。他从没下过厨房,跟我说最喜欢的十佳餐厅,说那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可我吃过最好吃的菜来自于我妈和自己制作的。


我一点也不羡慕他,我们都活在自己的舒适圈里。甚至觉得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年轻人往往没有钱和地位,他们常常捉襟见肘,但因为青春真的是千金难换的东西,是你老了后买不回的感觉。年迈的时候有金钱和地位来安抚心有余。年轻的时候如果有太多财富,大多纸醉金迷忘乎所以,忘记年轻真正的奥义,生而为人有它自身的合理性。


我相信人贪恋美色,七荤八素的本性,我们都依赖着各种各样的欲望而活。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实的自我。“我就是爱庸脂俗粉”“我就是爱附庸风雅”我想看到大家的日常生活,好的,不好的,不好不坏的,我都想看,因为他们是真真切切的你,是我认识的你,是朕的圈子。


虽然情人节已过,也没写什么情诗,但还是想表白每一个一直在线的读者。喜欢我文章的小伙伴诚邀你来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一瞌,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偏爱和支持,我们总会遇见,hope see you .

评论(2)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