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硬币爷爷
摆摊卖藕的时候
给一个老爷爷找四块零钱
老爷爷接过来呜呼“我的爷爷诶,您别给我四钢镚了”

那我是硬币爷爷

摆摊
高中摆摊卖对联
卖了几天回来跟阿姨们呜呼哀哉
“我这几天经历简直可以写本书了,那顾客…”
噼里啪啦不知所以

现在摆摊的时候想到这些少不更事
尴尬的比风还大

蜉蝣世井早已是人生常态
2017.1.25

评论
热度(11)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