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流浪的城市
主任给我推荐了个美食广场
在西单主商业街的身后八楼
我看到那些熟悉的米粉、米线、砂锅、竹筒饭、拉面…实惠好吃端着盘子随便落座
我去,这不是满满的校园感嘛泪牛满面

他指着商业街的尽头说北边就是长安街了
下班的时候溜达过去一下子看到了长安街
倒是有些吓到了
一条宽阔肃杀的马路
并没有几个人
沿着这条街走就会到天安门了
没多想地在西单地铁口就赶回了

又一次地我坐公交车,人丢在了天安门东
匆匆看到整个天安门广场并没有人
加上雾霾和寒冬季节
叫人搞不清是什么让这里不再像个旅游景点了
我记得小时候天安门热闹的很
整夜睡在广场等待升旗的人山人海
我也干过

后来就知道戒严了
分时分点地限制人流
又听到这里人口爆炸
需要把更多的外地人驱逐出境

我路过辟才胡同、丰盛胡同、白塔寺、报子胡同、宝产胡同、新开胡同、大茶叶胡同、翠花街…
看到它们嵌在高楼里
看到它们被城管封了墙
又被主人开了窗户
挂出“照常营业”
北京的胡同真是尴尬极了
我们都知道它们是瑰宝,但它们又是当下不实用的矮楼
这里寸土寸金,它们难受死了

记得前几日凌晨在王府井步行街上赶夜场电影
几乎是没人的
店铺行人都被传送走了
这地怎么跟哪哪的步行街一样没出息
北京没了胡同和城隍庙宇,就真的跟哪哪的大城市一样难看

我拍了张站岗的军人
心疼为啥不给他们配个口罩
他像突然复活过来害羞地说
“同学,不要拍照了”

更多时候
我被外界提醒我们居住的城市
其实,我们都是大时代的流沙
从一个洼流到另一个
我已经很难说出每个城市羁绊住我的东西
土地因为养育太多的孩童
失宠成了寻常
我也没办法说出今时今日的天安门与我孩提时的差异
说一句“变了”太寡淡
说一句“再见”,好了
2016.11.27

评论(1)
热度(7)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