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保温

我举起冰冷的保温杯
“干!太烫!”
想起小时候的冬天

爷爷有装满茶水的大玻璃杯
捂在手心里晒太阳,老暖和了
我们和土狗、大山、棉被一起眯着眼
时不时拿过对方手里的热茶杯

所以你看
事物总是两难全

你也别执拗
想要喝保温的热水
就要接受它冰冷的外表
你总是有失有得
你只是需要另一个热水袋

评论
热度(11)
  1. 滴水藏海徒留我在天边 转载了此文字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