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地铁错觉(2号线和4号线)

我面前的这节车厢下来了三十人
包括一个挤出来瞬间充满的卷发女士
里面的人瞬间体积膨胀两倍
脚尖挨到了门沿
我还是没有搭上第二班地铁

我挤在扶手的🌀中心时
“下不去的乘客请耐心等待下次列车”


每次赶时间(迟到)被不自觉的“乡巴佬”堵在电梯扶手的左边,而他的前面还有两百个空台阶,右边是睡着的上班族
我大步把右边睡着的上班族甩在身后
就好像我的工资超过了他们

又很多时候
我站在右边变成猫头鹰
蔑视那些匆匆的步行者

我是一只爱财如命的地铁族
身体上了发条一样每天光顾这两条线
好几次我抬着陌生人巨大的行李箱爬楼梯
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又鲜艳了

我以为五点下班的地铁很挤
六点下班的时候发现我真没见过世面

我一直纳闷一个问题
为什么总有人站在地铁门闸前不上地铁也不走
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样站在这里
我为什么要站在站里码这个?黑人问号脸

坐地铁可以看看地铁里的广告嘛
别一天到晚做“低头地铁族”(你标签这么多害不害臊!)

不写了我要回家做饭了
2016.10.27

评论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