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一个七月
3
桃子要去美帝并且至少三年我们是难见的
然后我们在上海地铁作别匆匆拥抱,被地铁站里的女生投以异样目光
回巢湖后,我们约了好几次路边串
在老鹁一样的音乐频道里喝着蓝色伏特加群魔乱舞

我说,明晚我先离开巢湖了
他说,那最后约次烧烤
我依旧开着电动车把他载到小区门口
他说还想转转

已经凌晨了,我又带着他一圈圈地转,一遍遍地随便聊着最重的心事。总是很快转回小区门口,才觉得这个熟悉的小城市原来小成这样

从火车站到一中再到南门,“城市都有东西南北门吗?”然后他突然想去西门,他早前的住处。他准确还原着八九年前的门面,天堂葬礼和卖狗肉的店、中介、早点摊还在,居然。同学和自己的趣事糗事,慨叹改变,算是

最后还是回到小区门口。一拧加速,平日一般地疾驰回向阳苑
烦不烦哦,你们还走不走了,每天都在讨论组里叽叽喳喳
但一次次道别
让道别本身消失不见

我会记住更多个晚风徐徐的夜路
柔和而纯粹
那就算下一次路边摊是三年又三年
也可以瞬间抵达此时的晚风
拂过我们闪回的脸庞

4
情绪囤起来好还是丢掉好
拿个黑麻袋装的满满的
一脚踹下悬崖

那想说的话呢
会忘记当初怎么说来着吧
一个月不写作业
一个月不写诗
再写下来会像喝一瓶
新鲜的葡萄酒

5
五点多起床骑车的时候
半汤的宽马路上最多的还是晨练的老人
起初我觉得年强人真的要向老人多学学
但一天又一天
他们总是一个人默默地跑着步
告诉我,睡不着啦

好像他们又太寂寞无奈了
睡懒觉是个幸福的特权
不用嚼这纵横交错的宽马路
过一个没车的路口
或者陪一棵大树迎接朝阳

评论
热度(8)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