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在毕业的楼道里看到一个我。

刚开始它在楼道里,经过的人都踩一脚取乐,“咕~~”住在旁边的同学不耐烦,就把它拆了。

我看到它趴在那里,以及躺在远处的长嗓子,像当下兵荒马乱的自己。

这是一个难过的故事。

评论(2)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