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孤篇横绝,竟为大家”

看诗词大赛,才知道写《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 仅两首诗留存,有“孤篇压倒全唐”的美誉。

写“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王焕之也只有四首诗留下来了。更有郑虔的孤篇之作:

银钥开香阁,金台照夜灯。

长征君自惯,独卧妾何曾。

我们都知道乾隆记载下来的的诗篇有一万多首,包括“夕阳芳草见游猪”这样的奇葩题材。但乾隆代笔拼凑居多,广为流传的更是无从谈起。

同样的道理,我早已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多么惹人喜欢的人。我知道自己难搞怪戾的那部分。我也并不是个纯粹的有才华的诗人,我写不出经得起时间的诗篇。

我周围有一些真正惹人喜欢的人,他们往往真正富有才华而又高情商,外表美丽帅气,他们身边总有主动喜欢他们的人,包括一个我。而我被一些人“喜欢”却更多地是通过帮助他们,帮他们写论文,修改论文,拿个快递之类的做不完的举手之劳,我知道自己早已是一个“便利贴男孩”,他们喜欢我不是内在的喜欢。

我想每一个温暖的人,乐于主动帮助别人的人,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更想被关注,更缺爱,我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

所以我记得大一那会主持完,很晚回到宿舍也没吃饭,无人问津,刚才的光鲜与我无关,甚至更多了一点落寞。

幸运的是,大四这年还是我主持毕业生晚会,又是很晚结束,室友在会场门外等我,有给面子特地来看的同学,还有隔壁好基友给带了饭在宿舍里,晚上还收到给我发信息夸我台风稳健,哈哈哈我就是这么虚荣。

也是最近才明白,我成为不了一个受欢迎的人我也只能欣然接受,我没法靠着一些内在外在的东西吸引别人喜欢我,这更不能强求他人。

相反地我要坦然明白,我不需要那么多硬凑的诗篇,斩获你一个读者,足矣。

从小一直漂泊不定,我看似随意但其实早已渴望有个安定的家,一个固定的整洁的属于自己的居所,可以有落地书橱,去放一些我真正喜欢的书籍和纪念品。

但有一天我背着字画书籍跟你住进一个北漂的小出租屋里,并且都不舍得用“因为你”这样的词汇,因为“我愿意”,我愿意跟你四海为家,愿意放弃房子的概念。愿意和你在这场青春的洪流里前途未卜。只能说,我发自内心地爱着你。

你才是我的孤篇,不必百世留存,仅一个你的世界

评论(3)
热度(19)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