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谁的青春不迷茫

我就青春自己一把,真不清楚更多的青春心得。

我们在不得不接受高考成绩的迷茫后,大学毕业、入职、成家…好像迷茫会排队。

我一个人站在宿舍的阳台点根烟,窗外跟我第一次趴着点烟一样,只是这次熄灭后吐出的是虚无的未来。

读研的、出国的、签约的、公考的,那么剩下来的呢?而我也在追逐这个追逐那个后两手空空,变成了剩下来的一员。乃至于别人问我下一步什么打算,我都难以回答。

“远离那些黑能量的人,黑能量要自己调节,而不是倒给别人。而文艺无用”死党突然说,我双手赞同前句,反驳他文艺不是拿来用的,它是你一无所有的时候倔强的部分和你飞黄腾达的时候不至于真的俗不可耐。

更重要的它是决定你,鬼知道你工资少到什么地步,你还是会做你力所能及的真正喜欢的事,只是随便写写画画拍拍,还是溜达穷游养殖手工,反正不能丢掉这些无用的东西。

我们其实也都并不迷茫,因为我们清醒地感受着青春的不确定、不妥协、不轻易言败、不肯放手。

就算一无所有,也并不能代表什么来消灭地球。无非是再发芽开花。

那你陪不陪我一无所有大踏步向前走

评论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