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有点像解释这个博客的出身,它还有很多故事要跟你们慢慢聊。徒留更像客栈,行人匆匆也无妨也无恙

Delan Daily:

沉默有时是一种纯粹的恶

原创 2016-04-05 Delan的白日风景DelanDaily

「我一直往西走,一直不语

直到日落,直到将大地踩入黑夜」

百分百摄影人No.044

「习以为常的恶」

Fiction

有时候,就是在雾气森然的清晨或日落西山一阵冷风刮起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感悟到了生活的意义,感觉一下子跳出了时间的范围,看着静止的自己,看着依然流动的生活。

但语言是旧的,思考和表达的体系是旧的。

所以,当我开始试图思考那一刻的感悟时,就从时间之外一步一步走回了旧的体系,尤其是使用既定的词语尝试描述内心的感悟时,一切都在表达的瞬间丢失了。

没有人相信我曾经拥有的那一瞬。

他们将我的突然感悟和醉酒之人的胡言乱语,吸毒者的呓语,以及疯子的胡说八道放在一起比较,然后得出我只是在说个一点都不幽默的笑话。

我确实总是失败讲述笑话恰好证明了他们的论断。

他们擅长用既定的语言来表达已经存在的想法。我最好保持沉默。因为在说服他们之前,我可能已经连带着全部的人生都被否定了。

自认为善良而正义的人,往往比纯粹的恶还要可怕。

这么告诉自己。我的纯粹的恶就在于拥有了那瞬间的感悟而放弃了表达出来,而他们自以为的善良和正义在于相信生活就应该如此。

我突然害怕起来,想不出还有什么比“理所当然”和“习以为常”更加可怕。

其实,谁没有那一瞬间的感悟呢?大多数人选择了纯粹的恶。

不去表达,选择沉默,就是雾霾兴起的原因。内心的雾霾也是如此。

Introdcution

图片来源:徒留我在天边

图片名称:一片

图片描述:雾霾是常态,我们也是,但在一片虚无里希望看清你。

Lensman Narrative I 摄影是语言的另一种形式

“我心中仍有未崩坏的部分”“我是你记忆剥落下来的部分”“亲爱的,热爱你就像热爱生命的痛苦”“《我想请你吃饭》我想请你吃饭/地点你选//海边,田野,听到钟声的山顶,满天流星的天边,吊脚小阁楼,老家后院//想请你吃饭/可以不说话/让我看着你”

看着一年前的凡此种种的文字,包括我的博客名字“徒留”也是因为那个姓tu的把我甩了才“作”出的断句。笑,时过境迁,等你真正可以笑着把这些痛苦的记忆掰碎给你的听众,迎接那个生命里的真正的灵魂伴侣,一切早已风淡云轻。

我很幸运找到诗歌、摄影让我得以释放。尤其是诗歌,你把内心最晦涩,最触动心翼的那个瞬间只用几行文字产下,那种感觉是如释负重的。所以尽管以前那个,偏执难搞的自己做了多么多愚蠢的事。当你看到那些真情实感的一首诗,一张照片,你还是要在心里窃喜。这都是完完整整的自己。

摄影也是,她们作用于记忆。好比你老了决定你生命质量的不是财富身外物。而是你记忆的质量,你的记忆多厚重,多值得上你的一辈子。诗歌摄影弥补着这些稍纵即逝的感触。就像少男少女破处的一瞬间,你因为想起而泛起红晕。

“作为牙医的姐强调看似没问题的智齿还是需要拔除的——增生的,需要移除的它,还是走吧”坦率地接纳生命的种种是我这一年学到最大的改变。它包括悦纳自己、他人以及世界。

少说多余的话,多做事,多看书,能几句话就说好的事就不要长篇大论,这样酷一点,你也就不会什么新闻就吐槽发个朋友圈,你会珍惜言论,至少要努力成为一个有意思的人。

我喜欢有创意的照片,独特的视角,不是四平八稳的风景视角,那我不如去看画贴。我还想简单说说为什么大家爱摄影,诗歌,很重要的就是简短明了的表达,像一幅画,你可以很快地得到情绪的阐发,共鸣,所以我不喜欢冗长的东西。当然喜欢的事物不算。你要多举起相机手机记录一刹那的美,但你更要思考,会不会换个视角,世界就不一样了。

评论
热度(4)
  1. 徒留我在天边Delan Daily 转载了此图片
    有点像解释这个博客的出身,它还有很多故事要跟你们慢慢聊。徒留更像客栈,行人匆匆也无妨也无恙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