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无欲无求

我正经历一个很糟糕的状态:无欲无求。

从前我会觉得清心寡欲是个很理想的状态,当我在欲壑难填的时候,恨不得罚自己抄金刚经。现在却渴望自己做回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因为我显然地感受到自己不想变好,不想赢,对美食提不起兴趣,对人群敬而远之。庆幸的是还能硬起来。

我理不清是因为长期头痛导致我的破罐子破摔,还是因为我大姨父来了,亦或是变天了,我讨厌这个自己。

就像被一直囚禁在牢笼里的秃鹫,有一天笼子消失了,它却忘记飞行了。我把太多的事放在了考完研究生要去做,最后却像一个挪不动的胖子,哪也不想去了。

所以珍惜你的欲望。

最后总要积极向上起来!高晓松说,为什么美国有lost generation这样一代,一点不decent,为什么风靡那么久最后人们还是回归到正轨上,那是因为人类要脸,要回来。

我也要回来。

也特别感激我的好基友给我订好了远行的机票,雪中送炭,远方有时候就是拿来治病的,尽管回来后我还是要头疼,要忙着忙那,争取这个争取那个,甚至会因为临时任性的远行,面临回来要乖乖收拾烂摊子。但我会很期待这次远行,飞机爆炸都要赶的航班。远方一直在进行时,不在未来。

恩,毕竟我也是要脸的!不然我也就不会一个人跑那么趟医院,不放弃治疗!不然我也就不会还联系家教。刚才看到乐事大波浪薯片决定要去买几包!下个月叶老的讲座也要一个人去听,并且在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还是理性地选择看名著。还要补上几个小伙伴欠了的饭局,去打球和学校新开的咖啡店喝一杯……

额,乌云,你过几天去山里行不?



评论(2)
热度(10)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