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那些我喜欢和喜欢过我的人

很长时间里其实我是分不清这两类人的。作为一个很难拒绝人的男生,很长时间我会误以为别人喜欢我我也就应该喜欢对方。不然就一直会深深愧疚,像欠了别人一千块。

高中刚毕业遇到过卖假手机被调包的骗子,骗了一千多块,后来帮被盗号的学长冲了两百块话费,58同城找工作被骗了两百块中介费,这些算是印象深刻的被骗钱的经历。而这些比起感情上的骗子实在不值一提。在经济范围内花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叫事,不能承受的往往是感情债。

我遇到过共话巴山夜雨,我们可以整宿整宿的聊天的人,那些心花怒放,为对方做尽力所能及的小事的时刻,但是我们最后都很快分开了。我曾以为浪漫用心的爱情,在很短的时间内变成妖艳的食人花,吞噬我最初的模样。而我用了自己都不知道期限的时间去参悟爱情的形状,这些过来人早已写满整个荒漠的经验,我们等着有一天,听到某句心得凄然一笑。我们多么相似,又因为那个有棱角的自己,收获自己爱情的形状。

爱情不是马拉松,不是某一方坚持到最后谁就完成任务,谁就可以赢得胜利。它更像一把锁和一把钥匙,曾经你哐当当在寻找钥匙,有一天突然被命运拾起拧合。

其实关于这个主题想讲的话和故事很多,不知道最后怎么就写成这么鸡汤无味,有点像理解的更深刻却总觉得言不达意,只笑而不语。


评论(3)
热度(14)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