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神的游戏
动笔越发成为一件奢侈的事,纵使你有一下午的无事可做,刷几部小黄片也不写字。不动脑子不掏心窝,嘻嘻哈哈永远是大多数人的首选。尤其是随着年龄的步步紧逼,你把自己抛进人情世故里,会不经意地浮现慨叹,但你只是默默意会,不提也不下笔。

除了用厚厚的人生累计武装自己,见人说人话,不上当不受骗,不幻想,不幼稚…更多的是,很多事等到你真正领悟,那些莫言的共识不必提起,对于他人同一件事相反的体悟你也不想再辩白,只收下自己的见悟。

神的游戏,在于,你一个一个怪兽的消灭。你看着毕业的大山,你忍受着驾校教练的无理取闹,你在一场场选拔考试里努力,你在一段段人际关系里徘徊,你打败了然后说不上个所以然,当初觉得很难熬,很不可琢磨,最后就成了现在的模样,懒得理清。

这场游戏,说清了就不好玩了不是吗。

评论(2)
热度(5)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