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在别人那里听说你一直在爱我

小年回安徽农村老家,门口晒了一串自家装的香肠,奶奶看到我在打量说,你妈打电话说你爱吃香肠,就装了些,咸肉是隔壁…

应该是好几年前我跟妈说过我喜欢吃,随口一说,自己好像都忘了。奶奶腰不好很多事能不做就不做,种了大半辈子的菜园子这两年才舍得闲置了。

每次无论是回哪个家,等我打包挥别她们,换袜子内裤或者鞋的时候,咦,那些平日里的窟窿不见了,我摸着那些刚上的针线,不习惯。总是突然触电般地被这两个人感动。

评论(1)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