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2015年的最后几句话(写给你的,对,就是你)This is just to say

 “我们总是在告别/告别的结果/总是再见”

 嘿,你怎么又在道别,从Weibo到lofter——我想我们还是容易不自觉地沉迷于仪式吧,才会想字正腔圆地多说几句。
 
 考个研吗,至于嘛——跃过去的轻描淡写,正如我之前所说,希望一年后的自己对于这些所谓的难捱的时间一笑了之,生活要大写,回忆就罢了。

 在美国交流的死党在微信里诉苦,美国人只是表面很nice,心里却自大觉得别人都是傻逼。无论认识与否,都要问how are you并且微笑,明明不好,也只是回fine,有一点错误就要被遣送回国。昨晚也有人问我近来安好,我很晚才回了句还好。其实不好不好,头疼还是总犯,实验做的疲惫,复习计划也是进度缓慢…in a mess

 我却突然想通了一些重要的事。我在心中无时刻画和去追求的事,等到了眼前或者说真的过了很久时,原来我也多么容易松懈。有无能为力的部分,也有我的快要枯竭的热情。那么,那些消失不见或者说不再联系的人,我觉得我们都互不亏欠什么,我努力了,试着展现最好的一面,而我能做的也就到此为止了,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像我一样的去堪破。置人若镜,来的时候全身心投入,走了就要像镜子一样澄空。

 原本只是一些很私人的句子有人喜欢和解读,实在难得。一直都是对于自我的解读未免难逃狭隘的桎梏,但愿有一天我是能够去广博他人。
 
 前天我在微信上询问学姐时,我说我请你吃饭,面谈。她说微信不行吗。我说打字太累。能见个面为什么要打字,太累。你们哦,我也恨不得一个个拖出来喝杯咖啡,胡侃一番:Lara、小女贼、创C、仓巴、文字小天地、龙庭羽、夏澈、零笙、范二、象牙塔、古阳、梦偏冷、pick、没什么、无好感、哩哇叮…
 
 最后的惯例当然要积极一点:嗯,我会好好努力的!加油!不安的未来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很闪的嘛!

 希望回来的时候还能写诗,还有你们这群可爱的guys。祝好,see you later.

补上今天看到的小诗

This is just to say

     I have eaten

     the plums

     that were in

     the icebox

     and which

     you were probably

     saving

     for breakfast

     Forgive me

     they were delicious

     so sweet

     and so cold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1883-1963) 

评论(19)
热度(11)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