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都说当局者迷
忘乎 所以
忘乎世界

我拿着线索
走进了小说的缝隙
我什么也不写
因为你是诗
我蜷缩成逗号
而诗都写在
蝴蝶的身后
或者落潮的海里

这次我在沙漠里朝圣
我一红眼就跪下来写
我知道自己在迷里面
又断定外面才是迷
但我是赤诚的
如这横在身体的棋盘

墨的翼尖
不知道写给迷中人
还是万籁
2015.2.11

评论
热度(9)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