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只喝酒 不说话

现在的我是惧怕别人跟我和盘托出的,那意味着自己不是那个构成威胁的人物,对方卸下伪装,躲在你的铠甲后面。而你被秘密击中,不能说话。以前那个自封心灵捕手人生导师的good listener 作古。不是我不关心你,只是惧怕这种促膝长谈,尤其是隐私。我宁可听你吹牛秀恩爱晒幸福报喜事。煮壶酒胡侃。交心是个可怕的名词,哪里来的那么多瓣心,也并不是越真的越美丽,言语记忆修饰后的真就不要拿出来鉴别了,心还是要学会做减法,更要学会多晒晒太阳。路怎么走都是你一个人的。

评论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