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我从清朝来
一直种田
说话是古的
心也等了几百年
梨花三月未曾下江南
披星戴月无意见南山

你推开我的茅草屋
“汝是神乎”
你笑我文诌诌
我觉得你堪比金黄的稻谷
飘飘乎忘今朝几何
衣衫褴褛乱发垢面
忆起百岁吾已似秋荒

只埋头割稻
不再冲你傻笑
2015.1.29

评论(1)
热度(10)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