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我是你记忆剥落下来的部分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解药。可是我不清楚时间会把你从我体内抽离,还是,我是你记忆剥落下来的部分。


坦白来说,我不知道爱是什么。但我知道如果我不爱你,我也不会爱上其他人。

最近睡觉的时候压到了耳机,手机自动拨号,我惊醒挂了,看到号码恰好也是你。笑,它可能比我更勇敢。

我为喜欢的人精心准备过生日礼物,对方也坦言是自己收到的最难忘特别的礼物。我应该可以骄傲一下了吧,就算感动真的不是爱,我也曾打败了那么多人。算是使了吃奶的努力了。

心如果是一道严谨的证明题就好了,仅仅是我喜欢你,不能证明必要性,无解,就会听从劝告了。

蜗居乡下,忙农务,日落而息,四围很静,几斜排的杨树,远山和雾霭都是安静的,心却不是。小伙伴们盘算着去哪里放空寒假的档,我突然蹦出一句“哪里也不想去”。差点自己都跪了,我这样一个爱跑的人。当初想不顾一切赶去的地方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抛锚了。所以当你想去一个地方,就勇敢去吧,“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欲望有时候就如韶光易逝。

一个人的确没什么不好,随性自由。况且人生真的还有很多重要的事等着我去追求和完成,学业也好,事业理想也好。只是我们往往会因为突然爆发的情绪让其他的万物失色,美食不够好是没有另一半,旅途有不快是缺少伴侣,甚至连这个冬天有点冷也会觉得是因为爱情。恰恰是自己把爱放在了尴尬的第一位,放大了它的影响。

单线条的生活不仅让我灵感枯竭,反复咀嚼旧的思想让我反胃。

或许这时才适合去赶路。

评论(2)
热度(11)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