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这啁啾并不自由

飞不出你的耳畔

没有想去的地方

原地但不待命

我可不信命

却注定不会幸福

我厌恶幻想

却时常出神

不提梦想

就像从不努力去想一个昨晚的梦

世界依然是彩色的

我的内心也并不是黑白的


但愿

只是因为我卧在一张很老的床上

并且 缺乏

锻炼

2015.1.19

评论
热度(7)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