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攻众号:一瞌

坍塌

一直在思考,倒不是思考什么高深的问题,只是好比一直在活着。一直想说点什么,最好是一言以蔽之,我喜欢这种一吐为快的抛弃感,但是又不可以索然无味,直白了当,诚然自讨苦吃。

前几天看到有朋友申请访问我空间,自己点进去看了以前的说说,删了一通还是没有勇气开启。觉得以前很作,无病呻吟的内容太多,怪不得有人说过去的自己是个傻逼,过阵也会觉得写下这些的自己愚昧不堪。或许从未清醒,难得糊涂,过去再笨再可笑,都是最真实的我们。等到处处体面了,处事圆滑了,好像也真的就老了吧。

双十一买的一盒曲奇,一个宿舍吃居然吃到今天。不知道自己是更享受每次打开盒盖还有剩余,还是结束这一大盒,最后几块吸了潮气却更好吃。每次去超市在饼干区徘徊的时候,刚要拿脑子里就蹦出来“有病哦宿舍还有一大盒”然后掉头就走。这种感觉有点像我时常打开了前0.25秒我刚关闭的应用。

刚好前几天科普了“薛定谔的猫”这个概念,根据哥本哈根学派的解释,当观察者未打开盒子之前,猫处于一种“又死又活”的状态,该状态可以用一个波函数来描述,而波函数可由薛定谔方程解出。一旦观察者打开盒子观察,波函数会坍塌,猫呈现在观察者面前的只会是“生”或“死”的状态之一。我并非要和你探讨量子或者平行宇宙。而是情绪的坍塌,我们心里的那只猫,就是处在一种又死又活的叠加态,有时你好奇或者被某些因素掀起了盒盖,就这一瞥就决定了猫的死或者生。注意不是“发现”,是“决定”了,仅仅看一眼已足以致命。正像哈姆雷特王子所说:“To be or not to be,that was a question."只有当你打开盒子的时候,叠加态突然结束(数学术语就是“collapse”坍塌)哈姆雷特王子的犹豫才终于结束,我们知道了猫的确定态:死,或者活。

其实已经知道了空白的界面,我们还是不自觉地打开盒盖,一遍又一遍。听陈旧的音乐,看知道结局的电影,故地重游,一个人去吃美食,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灯就亮了起来,我们都在等情绪的降落,任背后的世界坍塌。

有人在唱“All i know is that I love you so"

最后我等到了这样的情绪:

【坍塌】
我在笔记本上乱涂乱画
有时候纸团堆满了角落
我会忏悔
如果因果报应万物循环
我愿意为此青山绿水
扛锄种草种树
就是不能领我
去看盒子里的猫
我们不再联系
默契地蹲在盒外
可是有一天
我站在瀑布口
静默如水声
半个世界在坍塌
这种感觉有点像
我的爱人病了

评论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