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拒绝孤独开屏

学校的公园里养了一只孔雀,一只会开屏的雄孔雀。趴在栏杆上的游客都嚷嚷着“开一个!”。有个小男孩奶声奶气地说 “把他翅膀掰开好了!”但他就是不解风情,始终像只鸡一样地低头找食吃。

听说孔雀的叫声可以让他开屏,我们找了视频播放。孔雀像被召唤了一样,抬起高昂的头颅,在湖边小跑着闻声追来,寻觅不得,便以更凌厉的叫声回复。

闻者孤独,我猜想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同类的叫声了,这里有天鹅,番鸭。但他们没办法沟通。

一只孔雀或者一只小猫小狗真的会孤独吗?疑惑的难度就像我们理解别人的孤独一样,会吧,所见即所思,你不在身边的时光就是一种孤独。
2017.1.1

评论
热度(6)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