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写给桃子,写给断掉的关联

最好的朋友桃子突然问我,怎么这么久没更新LOFTER了。


我听到是很诧异的。首先,最近确实没有什么创作,写点什么成了一件愈发困难的事情。就像让我坦白变成了一件刑罚。还可能因为有博友盛赞我以前的文字,倒更难以下笔了。


其次,他”荒淫无度“的日常里似乎不太会看这些博客。


以及,他太了解我了,我以为自己即便在所以平台什么也不发布,他也知道我的近况。


但我终归是自以为了。


就像他每次爆笑地告诉着我们生活里的糟粕,我们一面正能量劝慰他同情他,结果他会突然反扑,你们这些”笨阿姨“为什么要安慰我这个”小仙女“,还同情!

 

哈哈哈说了太多题外话,但还是要说,因为桃子确实是我两个月后又回来写点什么的直接动力。


我开始想到很多,想到那些”视奸“我的博客,或者只是偶然看到我博客的人。他们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他们至少绝大多数没有直接找到我,问我为什么消失不见了。


我是相信存在的,就像我们会在某个年岁相信有神守护自己,有真爱在未来降临,有人暗恋自己,有人给自己保驾护航,凡此种种。后来因为一次次没有直接等到,见到,摸到,设想的堡垒瞬间倒塌。


在千丝万缕的人物关联里,他曾发出过求救信号,即便不再需要。不再报以奢求,可是,期待总还是存在的吧,总还是会在谷底拉自己一下,万一呢,存在那个收到的人。


我不是那个他期待的信号,但我可能是他一部分的记忆,一部分的想点开这个App的原因。而记忆消失得太快,人会焦虑。


我们打开微博,最初一起玩得人不见了,连@谁都不知道,其他东西亦然。这种感觉很糟糕,在所有的物是人非里,我还是想做个我,非非我。


我还想为了他的这个小小习惯,印象,留在这里。他曾吐槽安东尼”看了一本也没几句给到我“,嗯,我可以给啊哈哈哈。


以及,表达还是应该回归轻松,真实的状态,你们说呢。

评论(3)
热度(2)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