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可能美好的记忆往往都太轻盈了,才会容易消散得只能记得个模糊的“好”。

但糟糕不是,压在心里,记得细致,一桩就可以冲毁掉所有的好。

对“好”真不公平,它明明曾经那么努力。

要怪人健忘吗,还是怪人心像个别扭的洁癖患者,见不得一点脏;抑或是人心像个被迫害的妄想狂,最爱扮演受伤。

无数个主观的记忆涌来,给自己量刑的时候,请客观一点。

评论(2)
热度(3)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