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我在天边

攻众号:一瞌
一只大清新诗人、摄影师

七月杂谈

1
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取蕴之苦。佛祖把人世间的苦说得那么透彻,怪不得只肯做一尊石像,不思凡。

2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一个漂亮的服务员热情地过来招呼大家。她走后立刻就有人说,“姑娘挺漂亮的,就是…”

是的,仔细看她有只眼睛,并不在看任何人。她很漂亮,没有但是。

3
想去一个巨大空间里的最隐秘的房间里的尽头暗室,对,最好是密室,去蹲马桶,会更有安全感。我在北漂的隔间洗手间里想。

4
大学毕业前,爸妈在北京买的西瓜都很失败,所以夏天我们很少买西瓜来吃。他们一直告诉我北京的西瓜不新鲜不好吃,渐渐默认了这个水土印象。今年住东五环,下班后买了几块西瓜,异常甜脆,有点惊讶,又有点受欺骗。

不是北京没有好吃的甜瓜,是他们住在北京与河北交界处的农村,买不到新鲜的甜瓜。

那里也没有网络、没有自来水、没有下水道、没有暖气。他们住在北京,这个城市跟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5
我有一沓台历,我以为每天一页一页地过,会更珍惜时间的流逝。现在它薄薄的。

时间比水流得更快,时间穿过身体,我被一剑封喉,更长久地失语。我坐在房间里,天黑的很快,并不知道今天做了什么,尤其当我什么要紧的话也没说。

我们说很多的话,却没有什么是最想说的话。在我努力想把这些火花说出口之前,它们早腐烂在心的表面。

话语又没法像酒一样窖藏,就算勉强封存起来,等到打开,读出来,完全变了样。会想暴打当时的自己。

所以,这样的自己让我坐立不安,跑步、吃多餐、赖床也没法抚平。

我需要开口,学习鸟鸣。

评论(2)
热度(7)

© 徒留我在天边 | Powered by LOFTER